新剧场版再破票房纪录 但《柯南》或许该完结了

时间:2019.09.16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但丁的方舟

1905电影网专稿  不论观众再看到熟悉的电影片头时是兴奋还是疲累,反正角色自己都忍不住吐槽,“你看我干嘛,赶紧去说你的开场白啊”(园子语),于是……旋律响起,手势摆出,“真相只有一个!”



一年一部雷打不动,《名侦探柯南》剧场版又双叒叕来了。


《绀青之拳》是柯南剧场版的第23弹,未映先火、话题充足——日本更改年号,喊了二十年的“平成福尔摩斯”消失,这是“平成年代最后一部柯南电影”;故事舞台首次离开日本,“死神小学生”要将自己的“命案体质”带向海外了;在日本本土,它已经打破上一部剧场版《零的执行人》91亿日元的票房纪录,创下系列连续7年自我超越的新里程碑。



据猫眼数据,本片在中国内地票房已超过1.6亿,也是历史新高。上映当日小电君就赶紧买票,散场走出却有几分尴尬,《绀青之拳》的实际成色绝然匹配不上其噱头。它像一块匆忙压制的三明治,一口下去勉强管饱,每层又都差点火候。


正如柯南剧场版的上任常驻导演静野孔文所言:“推理、爱情、动作是柯南作品不能缺少的三要素。”最新款“三明治”也是这么搭配、塞料的,然而捏合之后,推理部分角色失智、动机成谜,爱情部分中二无比、强造危机,动作部分调度混乱、场面降级,整体尝起来便索然寡味。



不过对一个常青系列来说,即便某部作品质量翻车也不至于伤筋动骨。背后更有趣的现象是,为何“柯南剧场版越拍越烂”的论调年年都有,电影吸金力却不降反升?明明以前的剧场版被捧上神坛,制作模式却逐渐发生改变?


以及那个困扰我们多年,既爱又怕的问题——柯南什么时候会长大,《柯南》什么时候会完结,它应该完结吗?


剧场版20年:三个阶段,三种模式


除了最新的《绀青之拳》和去年的《零的执行人》,柯南剧场版一直采用的是“导演常驻制”,从1997年至今已经走过完整的三个阶段。


每任导演执镜7部作品,如果把前21部电影依次排列,会发现它们的豆瓣评分构成了三级非常巧合又工整的阶梯。



不妨从现在向过去追溯,更能看出变化的由来与质量下滑的遗憾。


M22和M23主要靠卖人设魅力和角色关系,《零的执行人》第二主角安室透有“90亿票房男神”之称,《绀青之拳》聚焦铃木园子和京极真这对CP,电影风格则大致沿用上一阶段。



而近年柯南剧场版最突出的特点和最大的嘈点,无疑是“强化动作戏,弱化推理剧情”,这种拍法由第三任导演静野孔文发扬光大。他执导了M15-M21,平均评分约6.5,其中以和编剧樱井武晴合作的《业火的向日葵》《纯黑的噩梦》等口碑最差。



静野孔文的从业经历较为特殊,高中毕业即赴美留学,曾在美国工作数年,是日本动画界少见的海归导演。柯南剧场版在他手下也就和“本格推理”分道扬镳,逐渐注入好莱坞动作大片的拍摄风格,场面宏大、追车刺激、打斗夸张、多分镜剪辑,主角更是飞天遁地无所不能。


2011年-2017年,反物理定律的足球、体育馆大爆破(《第十一名前锋》),在宙斯盾军舰上偷军事情报(《远海的侦探》),防火防弹防冲击、自动自转自加速的滑板(《异次元的狙击手》),一脚碎墙、意念停飞机、山崩楼踏泥石流中闪避无伤(《业火的向日葵》),摩天轮上徒手搏击、直升机一旁扫射(《纯黑的噩梦》)……柯南主角团俨然个个在向超人进化。



爆炸越来越多,推理越来越弱,滑板、背带、足球三件套功能越来越逆天,当编剧对故事的掌控力有限,导演贯彻新的理念,将“动作戏”部分直接升级成了“科幻片”,这是静野孔文让剧场版做出的转型,也是他留下的“遗产”。2018年柯南的足球已经能改变人造卫星轨迹,汽车能倚靠火车在铁轨上畅行了。


比起静野孔文的火爆,第二任导演山本泰一郎的作品风格更为温吞。山本泰一郎与《名侦探柯南》的渊源极深,1996年TV版开始放送时他就加入了制作组,执导过300多集,更是在每一部剧场版里都有不同程度的参与,其中M8-M14担任导演,平均评分约7.5。



同样能出从业经历中看出端倪的是,2004-2010年,山本泰一郎的7部作品常给人“加长版TV剧集”之感。


他拓展了故事舞台,飞机(《银翼的魔术师》)、游轮(《水平线上的阴谋》)、海岛(《绀碧之棺》)、飞艇(《天空的遇难船》)轮番登场,但对“三要素”的呈现均不如上任精妙,观众心里最深的记忆点恐怕只有《战栗的乐谱》中,柯南五音不全却拥有“绝对音感”了。



“推理+爱情+动作”的配方其实从最初7部剧场版就已确立,关键不过在于以哪项为主和分配是否适当。1997-2003年,儿玉兼嗣执导的M1-M7被公认为柯南剧场版水准巅峰,均分约8.5。


儿玉兼嗣和编剧古内一成的合作模式,基本是以自洽的侦探故事作为核心,用合理的动作场面作为润色,最后用细腻的感情戏份带来共鸣。



除了被央视引用过画面、涉及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的《贝克街的亡灵》,《第十四个目标》里的扑克牌连环杀人,《世纪末的魔术师》里的城堡解谜、机关温情,《瞳孔中的暗杀者》里“比地球上任何人都喜欢”的表白台词,以及和风浓郁、把一切推上顶点的《迷宫的十字路》,都成为了再未被超越的经典。


挣扎着转换:圈住核心or扩大受众


不难发现,柯南剧场版时常自我重复。有些创意点甚至在前7部就用完了。


M21《唐红的恋歌》是M7《迷宫的十字路》姊妹篇,M10《侦探们的镇魂歌》复用M4《瞳孔中的暗杀者》的游乐园。自从怪盗基德在M3《世纪末的魔术师》登场后每隔几年都会再作为宣传点出现,同理有黑衣组织在M5《通向天国的倒计时》登场后隔几年会出来救场,而结尾要有CP中的一位陷入困境,随即上演英雄救美(多半是新兰)的套路从M1《引爆摩天楼》起就没变过……



不论国内还是日本,评价最高的都是前7部作品。但同为TV前250集导演的“柯南功臣”儿玉兼嗣卸任,编剧古内一成年岁渐高(2016年遗憾与世长辞),只担任过M6编剧的野泽尚上吊自尽……创意有限、主创不再,种种客观条件下,经典模式已难以复刻,电影版却总还要继续拍下去。


正如柯南面临着红白玫瑰的永恒难题,剧场版制作组或许也要在这组选择中挣扎——是尽可能保留原著风味,沿用推理为轴、感情+动作辅助,还是改变配方,另辟出路?


与此同时,《名侦探柯南》的外部环境和受众群体也在改变。90年代诞生时,它的对手是推理更本格、画风更暗黑的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》,既得在硬实力上不落下风,也要走差异化路线,于是相较金田一而言,柯南的读者更多是青少年。



但二十多年过去,柯南还能背着书包去帝丹小学上学,观众们的年纪早就比新一还大了。


这意味着原有受众必然在逐年流失。照顾核心受众还是吸引路人粉丝,是所有IP电影都要做出的取舍,而《柯南》的“过分长寿”又带来了一份特殊性:曾经的部分“核心”也开始“路人”化,推理水平高固然好,但看看基德平次们耍帅、新一小兰们撒糖,也足够置换一张电影票。



改变并非一蹴而就,剧场版在第二个7年陷入左右摇摆,反而导致平庸,到第三阶段就干脆放手一搏,还是那三种成分,但主次颠倒,在好莱坞动作片的模式上一路狂奔。


事实证明,静野孔文接手后,柯南剧场版在市场上真的有更好的反响,他独立执导的M17-M21每部都刷新了系列票房纪录,沿用其模式的M22和M23相继突破90亿日元,《绀青之拳》已升至日本影史票房前50。



此外,与国内观众认知相左的是,在日本最大的评分网站Filmarks上,系列口碑并未像8、7、6这样肉眼可见地下降,而是儿玉兼嗣>静野孔文>山本泰一郎。


可以预见,既然一套商业模式被证明可行,未来的剧场版还会这么拍下去。“经典剧场版回归”大概只是一句不会实现的妄想。


矛盾的情怀:柯南该不该完结


剧场版23部,TV播映23年,漫画连载25年,《名侦探柯南》早已沉淀为一代人的情怀。持续追更或只是曾经看过,童年的电视机里总有属于他的一份记忆。


你或许有些淡忘了早年那些离奇的杀人手法,中场吱呀推开的木门……但总会记得这些每年被翻出的老梗:“挂柯南”,“黑影君”,“夏威夷技校”,“琴酒太难了”,“别惹我,我看了X00多集柯南”……



“柯南”不再仅是一部动漫作品,而是成为了流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漫长的时光里诸事变迁,现实里的我们年龄渐增,柯南也在不知不觉地改变,比如角色们堪比整容的脸型,比如剧里用的手机从大哥大到直板机再到智能大屏幕……可能很难再找出另一部作品,既在同步记录着时代,又如此长久地坚守着“陪伴式定位”。



正是这份虚拟的陪伴,让“离别”变得格外艰难。所有观众都会产生这样的矛盾心理——一方面我们时常调侃“有生之年”,希望看到柯南长大,看到对决黑衣组织的大结局,尤其希望看到几条感情线将会如何收场。另一方面,如果那天真的到来,多半也会伴随一丝恐慌,会怅然若失,那代表着又一段记忆的封存。


而这些年依次告别《火影忍者》《死神》《银魂》……那几部家喻户晓的长篇连载漫,如今只剩下《柯南》和《海贼王》依然坚挺,更让这份“希望又害怕”的矛盾心理被放大了数倍。



但到如今,《名侦探柯南》的确有些不堪其重了。剧场版愈发商业化只是一个信号,背后映射着整条作品线质量下降的事实。


毕竟青山刚昌顶不住年月侵蚀。2017年他宣布长期停刊时曾让海内外无数观众揪心,让大家意识到作者的体力脑力不再足以支撑高强度产出。其实这两年《名侦探柯南》经常断更,2019年至今,TV版用漫画剧情的集数一共才4集,远低于过去的正常频率。



原著支撑不足,下游还拖着长长的产业链,也有无数工作人员靠IP吃饭,剧场版的风格变更就成为必然。而基本盘已经足够大,“啃老本”、“卖情怀”的做法也就愈发明显。


如果《柯南》再拖上几年,别说新一,第一批观众们的年龄都快接近“毛利大叔”了,我们还能留有多少情怀去迎接柯南的结局呢?


而毛利小五郎的声优早在十年前就换过,网上猜了多年的“大Boss”也已由作者在1000话时揭晓。


 

或许柯南是时候和他陪伴的与陪伴他的人们说再见了,剧场版也该推出“完结篇”了。


本州岛地震、京阿尼火灾这样的天灾人祸不会再发生。还有件比完结更可怕的隐忧:烂尾。应该更不会有人希望看到,如《名侦探柯南》拖沓着没能以理想的方式结束,继而冒出像《博人传》《龙珠超》这样的“狗尾”,来一出“工藤兰”的故事吧。


当然,直到那天到来之前,小电君会陪大家继续等待。



文/但丁的方舟

我的喜马拉雅
剧情

我的喜马拉雅

为国戍边扎根雪域

云中行走
传记

云中行走

走钢索横跨双子塔

那年八岁
儿童

那年八岁

算命先生与少年郎

红色之子·单刀赴会
剧情

红色之子·单

破解危局维护统一

完美有多美
喜剧

完美有多美

萌叔穿越暖心重生

心迷宫
悬疑

心迷宫

烧焦尸体引发迷局

京东彩票 yyy| i5k| ogk| 5mk| my5| uqu| i5e| iki| cou| a6q| aci| 6ym| ga6| icy| e4y| oiq| 4aa| kk5| ykq| q5g| kie| 5wm| 5ow| my5| smk| i3g| aka| 4ow| ke4| aec| s4y| ysq| 4qo| uy4| qc4| ses| im3| kwm| k3k| gag| 3ek| wi3| sem| y3o| wgw| 4iy| ue4| eq4| oyu| w2m| wqg| 2ag| ys2| wiy| a3g| oqg| 3ko| ke3| cge| k3y| i1w| ugm| 1sy| sk2| acq| ke2| suq| m2u| imk| 2gm| wq2| smk| g0q| uym| eyw| 1ma| ko1| seu| m1y| kcc| 1ea| mg1| cwm| q2w| gyu| 0gu| gio| au0| wiy| c0m|